过家门而不入的红军故事 _冰皮盐水鸡网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<kbd id='MUSjV'></kbd><address id='dIR49'><style id='yJ5jP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PMIS3'></button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          过家门而不入的红军故事

          点击:66461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编者按:长征是一场理想信念的远征,承载着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。“我们重新再出发——中央广播电视总台‘长征路万里行’移动直播报道组”走过江西和福建,进入广东,重访南雄、仁化和连州,重温长征故事。85年前,这里曾发生一系列惊心动魄的战斗,也曾上演一幕幕红军战士们舍小家、踏上远征的“别离”。系列报道《壮丽70年·奋斗新时代——记者再走长征路》,今天推出《舍家》。

            央广网韶关6月25日消息(记者杜希萌 李行健 宋鹏超)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粤北地处湘粤赣三省交界。湘粤边界,江水滚滚而前,一如当年红军前进的步伐,豪情万丈、乐观坚定。

            85年前,中央红军主力从闽赣根据地出发,入境广东,行军十余天。

            据史料记载,1934年10月25日,红一军团一路进军,从江西省信丰县的石材圩一带开进,经小和、万隆进入广东省南雄县的乌迳一带,并顺利通过了敌人在乌迳、新田布下的第一道封锁线。

            这是万里长征迈出中央革命根据地后的第一步。

            时任前卫军团一军团政治保卫局秘书的童小鹏在日记里写道:“出发已几天了,因为仍然在老家根据地里走,所以大家都是司空见惯。然而今天出发,让我感觉有点不同了,因为从今天起,就要离开我们的老家……离开数百万的兄弟姊妹……”

            根据朱德当时颁布的“攻占固陂、新田地域的命令”,各部队各自向指定地点挺进。韶关南雄市史志办干部李君祥说,初征的红军斗志昂扬,面对敌人的封锁线,红军主动出击,在新田村附近发动了突袭,“军团首长命令要军团侦察连彻底干净迅猛地消灭这股敌人,连长接到命令以后,把全连分为三路,一个猛扑就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,敌人留下20多具尸体,仓皇地逃跑了,这场战斗极大地提振了我红军长征部队的士气,使国民党粤军后续部队迅速退回了南雄城,让红军长征队伍顺利地过境了南雄。”

            远征的道路绝非坦途。广东仁化县城口镇文化站站长黄本洲说,经历了“新田首胜”和“奇袭城口”胜利后,红军在铜鼓岭上遭遇了一场惨胜,“你说怎么也走了十多天了,走得蛮累了,来到城口修整的时候,晚上要烤点火,搞点什么东西来吃。当时红军来到城口,以为我们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,可以回去了,所以心里面还是比较放松的。但是遭遇了这场战斗,才知道前路并不乐观。遇上了,我们红军也只能够往前冲了。国民党的封锁线,我们一定要闯过去,我们才有胜利的保障。”

            封锁横阻,关山难越。

            除了自然的险关和敌人的阻拦,红军战士们还要突破一座路过家乡却不能还乡的“心门”。93年前,刚过而立之年的开国少将彭显伦在家乡南雄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彭显伦将军的女儿彭霄说,五次“反围剿”,父亲始终战斗在一线,但在家人面前,他却一直缺席,“我父亲一直是国民党追击的对象,我爷爷因为我父亲参加革命,他的坟墓都被那时候叫白军给挖了。到我父亲这到处通缉,悬赏多少大洋来要我父亲人头。当时老家(他)有个儿子,是我大哥,他两三岁的时候,白军为了斩草除根就来抓他,我叶妈妈就背着这个孩子往乌迳方向逃跑,到半路上马上白军就追上来了,怎么办?老乡看到他们一家人就说赶紧过来,说这是我们家的人是我们的孩子,就这样掩护下来一个家庭。”

            直到后来,彭霄才知道,1934年,父亲曾跟随部队路过家乡。老母弱子虽近在咫尺,但跟随队伍的脚步却不能停留,彭将军的满腹担忧只能自己咽下,“他是1930年参加红军就离家了,他长征是1934年10月,红军红一师过来的时候是两条路,大概最近的地方也就是二三里,可以说是路过家门。他那种心情,那种牵挂、思念和担忧,可想而知。”

            风雨侵衣骨更硬,只因革命理想高于天。年纪渐长,彭霄越来越能体会父亲当时心中的煎熬和取舍。

            记者:当时革命队伍往前走,他作为先锋部队不能停。

            彭霄:对,一刻也不能停留,不能为了我的小家耽误了整个革命的行程,也是为了解救更多的这样的家庭。

            长征路上,红军战士们舍下小家、踏上远征的“别离”反复上演。一往无前的信念、一心革命的牺牲,是为了更多的乡亲不必经历生离死别。

            在新田村口的老榕树下,年过九旬的李梅德老人依然常常想起,那支短暂在村里休整的红军队伍。年轻的面庞一一从他脑海闪过。

            85年前,红军在桥头列队唱歌,和新田村的乡亲告别。李梅德老人回忆:“红军大部队要转移走了,当时刚刚打了胜仗。大概有一个连(驻扎在村里)。(那首歌)我还记得四句,(唱)鱼儿离水活不成,咱离开老百姓就不能打胜仗,老百姓爱护咱如同爱儿郎,咱爱护老百姓如同爱爹娘。”

            革命路途上,他乡也是故乡。
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69603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84796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